首页 >> 最新文章

鞋企深陷“三角债” 老板绷起过年关

展邦五金网 2022-01-19 17:12:40

鞋企深陷“三角债” 老板绷起过年关

  【-行业新闻】年关快到,“钱”成为鞋厂老板每天在电话里绝对缺不了的一个字。如果要给这个字下个定义,99.99%的鞋厂老板会大声武气地答复“要现金!”如果非要给这个字加上期限,100%的鞋厂老板会说“立马!”

  这个年关对成都大部分中小老板而言,绝对是一个无论如何也得挺过去的坎儿。昨日,记者采访到武侯区金花片区的部分中小型鞋厂,调查这些中小企业老板过年打算。

  宝马停门口“安民” 为啥?

  赵老板曝圈内秘事:绷嘛

  年底宝马要停在厂门口 绷起

  要按习惯带大筹码打牌 绷起

  最担心的是“兄弟”借钱 尴尬

  摆传言:“谁家缺钱”在圈内传播速度赶得上禽流感

  赵老板在摸爬滚打了十几年,对于行业的种种潜规则都一清二楚。“其实今年大部分鞋厂都困难,不少鞋厂被呆账、应收货款拖得就剩一口气。但光看外表,你在西部鞋都这个区域里绝对找不出一个缺钱的鞋老板。”

  最怕“兄弟”来借钱

  赵老板说,“任何一个像样的鞋厂老板出门打麻将起码带4万元现金。他们起码都有两部百万级别的豪车,一般会选择悍马、宝马,最差也是顶配的途锐。”

  记者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:很多鞋厂老板把自己最好的车擦得铮亮停在厂门口,就是要让路过的人都看到。赵老板说,“原因很简单,豪车和麻将桌上的筹码就是老板的面子。其实,越是资金周转不灵,越得"绷起"。一旦发现谁家的宝马不见了,或者哪个平时都要打麻将的鞋老板忽然不上桌子了。原先称兄道弟的哥们些马上就提高警惕,全部退避三舍。”“谁都不想和没钱的人打交道,说起来都是兄弟。万一对方开口借钱,不借不够义气。借出去又收不回来,说不定自己也会被拖垮。”

  金花制鞋圈里没秘密

  “最可怕的还在后头,给这家厂下单的客户,也会在那家厂下单。给你拉货的师傅建党节营销,同时也在给他拉货。更不要说,在各个厂之间来回跳槽的工人。 金花制鞋圈内几乎没有秘密,圈内"谁家缺钱"这句话的传播速度赶得上禽流感。”“不出一周,材料商、房东和各种债主就会接连找上门来。原本可以拖到明年付的账款也逼着你马上拿钱,到那时候一家企业可能被立马洗白。”

  对于“绷起”的重要性,赵老板给记者举了个例子:“曾经有个经营得还不错的鞋老板偶遇周转不灵,被媒体以中小企业融资难的主题见诸报端。原本那个老板还期待能够打动银行尽早获得贷款,谁知等待他的却是蜂拥而至收款的材料商,结果可想而知跑路,破产。”


  绷起背后有苦恼 盘点

  何老板诉经营情况:难啊

  今年订单减少二三十万双

  且与供应商结算时间缩短

  国外客户结款时间等得久

  挤奖金:10余家供货商,每家少结20%的账,匀出了员工年终奖

  “逼近年关,金花的鞋厂大概有60%的工厂因为缺少订单已经放假,还有40%的工厂仍在运转。”昨日,还在赶工的海韵鞋业的董事长何志军在提起“过年”时,也感叹“今年是建厂10年来,最难过的一次年”。

  头都大了 每天日常开销1.3万

  欧债危机、人民币升值、通货膨胀,和众多做外贸企业一样医疗健康邀请函,纯粹只做出口的海韵也遇到了相同的难题。“往年企业的年销量能达到六七十万双,但是今年的订单却只有40多万双,我已经一两年没有看到比1200双更大的单笔订单了。”一边是订单的下降,一边是成本的上升,何志军也被逼得头都大了。“我算了一下,要维持工厂的正常运转,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是大约1.3万元的日常开销。”何志军说,以前生意好的时候,鞋厂和材料供应商一般是3个月结一次帐,而今年这种“好事”再也没有了,“关系好一点的供应商要求,最长1个月结算一次;如果关系很一般,就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”“我们从接到订单开始生产,到把货物出口到国外,交易的时间一般长达3个月。客户下单时先交30%的定金,货到港口时再支付60%,三个月后无质量问题再支付10%。如此一来,国内供货商催款,国外客户结算时间还没到,这在一定程度上就加大了资金周转的难度。”

  分期支付留足年终奖

  从今年开始,何志军就已经把鞋厂的11家客户进行筛选,重点只接4家客户的订单,“这4家都是优质客户,订单量相对更大,而且不会拖欠货款。”何志军坦言,客户拖欠货款的现象每年都存在,而今年为了加快资金流动,就只能舍弃这部分客户了。

  年关将至,几百个员工都等着领年终奖,何志军计划着给每个员工多发一个月的工资,管理人员约4000元,一般的计件工人约1000元。“现在银行贷款太难,民间借贷利息太高,所以我们都没有借贷。”何志军坦言,由于国内外结算时间存在差异,有些订单款还没有收齐,所以过年这笔钱,是通过和供应商商量才有了着落,“比如原本该支付供货商20万元,那我就先支付15万元,余下的5万元过了年再结算。”“10余家供货商共给了我大约20%的资金周转的空间。”

  这年关咋过哦?稳到

  古老板有过关攻略:润起

  原料费近600万元 要还

  员工工资80万元 要发

  流动资金20万元 要有

  抠细账:没那么多钱,但老板稳得起可以用小钱给材料商“润起走”

  古老板的名片上醒目的标注着“中国一流的制鞋企业”,他声称资金情况自我感觉颇为良好。经过记者追问,才发现古老板的鞋厂目前正欠着20多家材料商的原料费近600万元,预计12月给员工发放的工资款80万元,还需要流动资金起码20万元。

  年底他得付700万现金

  “你账上有700万现金吗?”记者问。“没有。我在外面起码有2000万元的应收货款,这还不算20多万元的呆账。”古老板答得很干脆。“那批发商和贸易公司能在年底前,给你打款凑齐700万元?”“不可能!”“这样你都不着急?”“看来你不了解制。”

  古老板告诉记者,“制鞋企业的合作模式是"粗放"的熟人生意。鞋厂向材料商赊皮料靠熟人、下游批发商拿货靠熟人、下大定单的客户必须是哥们级别的熟人。没有合同,都是传真一张仅标明鞋型、用料等信息的纸,最多有个老总签名。”接单后,鞋厂再根据所需皮革、中大底、扣饰、胶水的用量去向材料商赊原料。

  账单滚动着“润起走”

  古老板说制鞋行业付款的流程最是漫长。一般而言,材料商赊原料给鞋厂的结账期为3个月,批发商给鞋厂回款最短要半年。这是因为,零售商虽然是立马就从消费者手中收到了现金。但是很多零售企业,将钱花在了门店扩张、再次投资等项目上。批发商想要从零售商手中拿到钱要等三到五个月。鞋企最常面临的情况就是:上游的付款期已经到了,下游的钱还没有收回来。那怎么办?记者已经开始替他着急,谁知古老板还是不慌不忙甩出两个字:“润到。”“钱都没有你咋个润?”古老板道出了实情:“假如收回20万元的货款,化整为零付给10个材料商每人2万元。”只要账目滚动着在还钱,材料商就不会苦苦相逼。反正下游也不断地在给鞋厂打钱融媒体表单,大家滚动着就“润起走了”。

  古老板说:“现在市场不景气,鞋厂的资金链都很紧。像我这样保证能润起走的,就不错了;那些润不起的,已经让呆账拖垮了。”

  吴老板打个总结

  中小鞋企 今年被三角债逼得紧

  从海韵鞋业采访结束出来,记者途经了另一家鞋厂,厂房内的卷帘门半掩着,只有少量工人在上班,厂内显得很安静。几经周折,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在外办事的鞋厂老板吴先生。

  五六年前,吴先生租了这里的厂房作为鞋厂,生产的鞋子全部靠内销。今年的生意清淡是大部分中小鞋企面临的通病,“往年国内各省客户很多,今年销售不好,客户下单很谨慎,订单下滑了30%。”当问及鞋厂的人员规模时,吴先生说:“生意好的时候有几百工人,但固定员工只有几十人。”记者了解到,成都很多鞋厂都以代工为主,由于没有固定的客户,因此订单量很不稳定,鞋企的运转也主要靠订单的维持。

  吴先生坦言,因为整体绩效下滑很快,今年鞋厂资金运转相当困难,对几十名固定的员工有可能会多发半个月的工资。即使是半个月的工资,对他来讲也比较艰难,“我们现在在外面还有近千万的应收款没有收回来,相应的,我们也还欠着供货商几百万元的货款。这样的三角债虽然年年都存在,但是今年显得尤为严重。”(-最权威最专业的鞋业资讯中心)

友情链接